欢迎来到中国修水档案网!
您现在的位置:修水县档案局网站>> 网上展厅>>正文内容

秋收起义在修水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点击数: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后,赴南昌参加起义的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以下简称警卫团)和平江工农义勇队、浏阳工农义勇队未能赶上“八一”起义大军,辗转到达修水、铜鼓一带(浏阳工农义勇队到铜鼓)。8月底,9月初,毛泽东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和湖南省委关于秋收暴动计划,奔走于湘赣边界,并在安源张家湾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以警卫团、平江工农义勇队、浏阳工农义勇队、安源工人矿井队为基础,分三路围攻长沙,举行秋收起义。9月9日,警卫团等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名义,首先在修水起义。 
    一、秋收起义主力在修水集结
    秋收起义前夕,在修水集结了三支革命队伍,形成了秋收起义的主力军。
警卫团集结修水。1927年8月1日凌晨,周恩来等同志领导的南昌起义爆发后,驻武汉的警卫团收到来自南昌的一份电报,电文说:“我们已经起义了”,接着又收到张发奎从九江发来的电报,电令警卫团迅速出发,星夜用轮船运往九江待命。警卫团团长卢德铭,政治指导员辛焕文,参谋长韩浚3人接到这两份电报后,经过一番研究,决定利用张发奎的名义,乘船东下,参加南昌起义。8月2日,团附兼辎重队长范树德,通过张发奎总指挥部留守处主任陈劲节,调来招商局轮船“德兴号”。当日黄昏,全团乘船离开武汉。次日晨抵达黄颡口上游三里多处的江边梁村,涉水登陆,于当日抵阳新。4日在阳新以国民革命军名义向县政府及商会筹集部分粮款,于5日又乘民船到阳新排市。6日晨,由排市上岸,步行,经燕厦、龙港,向江西武宁进发,当晚露营山中。7日上午,抵武宁,与余贲民率领的平江工农义勇队相逢,从余贲民处得知起义大军已于8月5日前撤离南昌,南下广东,便改变由涂家埠直驱南昌的计划,于8日取道靖安、奉新,期望赶上起义大军。当部队到达奉新时,卢德铭接到夏曦的信,要他和辛焕文、韩浚离开警卫团到南昌起义大军中任职。卢德铭等3人经反复研究,决定离开部队,到汉口找党中央,请求指示。临行前,将部队交由团附余洒度指挥,并要他将部队带到湘鄂赣边界之修水待命,以求发展。 
    卢德铭等3人离开警卫团后,余洒度根据卢德铭的安排,带领部队绕经高安边界,由奉新的罗坊、上富向修水进发。于8月12日抵达修水,与平江工农义勇队一起攻克修城,赶走了王天培残部邱国轩团,进驻修城。 
    平江工农义勇队集结修水。1927年7月下旬,苏先骏通过中央的介绍,准备将平江工农义勇队和浏阳工农义勇队合编为贺龙带领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独立团,参加南昌起义。由于苏(先骏)、余(贲民)之间的权力之争,未能统一。“后订了一个相当条件”,才一路由平江虹桥经修水到武宁,在武宁苏先骏要确定他为团长,并要合编部队,余贲民不愿意,几乎闹成分裂,因此在武宁误了几天,直到8月5日才到达永修涂家埠,这时起义大军已全部南下,未能及时赶往南昌参加起义。在这种情况下,平江工农义勇队和浏阳工农义勇队终因不能统一而分手,浏阳工农义勇队决定绕道奉新及赣南赴广东,追赶起义大军。后闻贺、叶部队已绕过闽边,无法联络,改由上高、万载到铜鼓。平江工农义勇队决定返回平江。8月6日,经武宁时,与警卫团相遇,进入武宁县城。两天后,余贲民率义勇队,拟取道修水返回平江。8月12日,在修水城郊再次与警卫团相遇,相携攻入修水县城。尔后退居修水渣津、马坳一带,就地休整。 
    崇(阳)通(城)农民自卫军集结修水。1927年7月下旬,崇(阳)通(城)农民自卫军消灭卫石丰等反动武装后,因敌强我弱站不住脚,由叶重开率领,离开崇阳开往通城。到通城后不久,与警卫团取得联系,约定到修水与警卫团合编。约8月底离开通城,向修水开拔。途经通城麦市时,被夏斗寅残部包围,后冲出包围,到达修水桃树港。两天后,在警卫团的接应下,进驻修城,编入师属特务连。 
    上述三支部队均为我党领导下的人民武装,警卫团原系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指挥部警卫团,属军阀张发奎部下。但他一开始就在我党秘密领导之下,团主要领导人都系中共党员,其部队成份多为党组织秘密输送的中共党、团骨干,农运积极分子,对党忠实可靠,是秋收起义的主力部队。 
    二、秋收起义首先在修水爆发 
    警卫团、平江工农义勇队进驻修水后不久,余洒度又与驻铜鼓的浏阳工农义勇队负责人苏先骏取得联系,三支部队的领导人都认为形势严峻,“均以军事统一不可缓”,相邀于修水山口镇召开统编会,结果将三部合编为一个师,由余洒度任师长,余贲民为副师长,钟文璋为参谋长,“内部负责为师委会”。同时,将原警卫团改编为师属第一团,团长由钟文璋兼任,将驻铜鼓的浏阳工农义勇队改编为师属第三团,由苏先骏任团长,将平江工农义勇队分补一、三团。为加强基层领导,将原警卫团五连(干部连)解散,分到各连队担任连排长和政工职务。为加强第三团,又调一团伍中豪营长及其部属一部充实第三团。整编后,为缓和与江西军阀朱培德的关系,便于筹措军需,对外暂称“江西省防军第一师”,并假造花名册,派宛希先去朱培德处联系,同时又派吴会治去湖北向党中央报告,并请求指示。部队就地休整,积极准备执行上级新指示。
在此期间,余洒度等以黄埔学友身份,广与外界联系,不久,余得到湖北通城刘基宋(黄埔一期同学)转来党中央军事部通知,让他们积极筹备参加两湖秋收暴动,余得此消息后,与副师长余贲民,参谋长钟文璋商议,决定一面扩大武装,加紧收编邱国轩团,同时指令何长工、杨立三等3人设计军旗、臂章,积极准备起义。另一面,又将党中央军事部的通知转告苏先骏,并拟将部队改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领导和建制不变,同时寄去军旗图样。苏先骏接余洒度的信后,对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名义参加两湖秋收暴动未提异议。但认为现在处于:“四面敌人包围,在修、铜恐不能立足”,屡催余率部南进,余以为未得中央命令,不便贸然行动,未动。 
    1927年8月底,9月初,毛泽东根据“八七”会议精神和湖南省委关于秋收起义计划来到安源张家湾召开军事会议。会上,潘心源根据自己从上高离开浏阳工农义勇队时,警卫团、平江工农义勇队的行动及去向,向会议报告,毛泽东根据潘心源的报告决定以驻修水、铜鼓的警卫团、平江工农义勇队、浏阳工农义勇队为基础,加上安源工人自卫队、矿井队和醴陵县农民自卫军一起,分三路向长沙进军。第一路,以安源工人矿井队为主力,夺取矿警武装,然后进攻萍乡、醴陵,向长沙进军;第二路,以平江农民及义勇队为主力,由修水向平江进攻,夺取平江,再向长沙进发;第三路,以浏阳农民及义勇队及余洒度之一团为主力,由铜鼓向浏阳进攻,形成包围长沙之势。此后,便分头到各部开展工作,毛泽东到铜鼓,指挥第三路行动。
中共修水县党组织为充实秋收起义队伍,一方面,在西乡农军中挑选一百多名青壮年,由共产党员丁长盛、余经邦带领集体编入秋收起义队伍;另一方面,又从各地动员了一批青壮年陆续参军。与此同时,修水县法警队二十余人亦弃暗投明,参加起义部队。至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机关和一团离开修水时,修水有二百余人编入起义军,大大充实秋收起义主力。 
    9月初,正当余洒度翘首以待中央指示,苏先骏于8日转来“萍乡举动决议”,并说“第三团决即响应萍乡,望兄(注余洒度)即率部由平江直攻长沙”,又说“此系同志决议,未便拒绝”。余得此消息后,以为时间紧迫,未便迟疑,于9月9日在修水县城带领师部机关、特务连、一团,高举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红旗,首先起义向平江进发。部队行至修口,遇卢德铭从党中央返回,卢即向余洒度等师团领导报告了赴汉经过,传达党中央关于秋收起义指示,并就任秋收起义总指挥。10日到渣津,与收编的邱国轩四团汇合,并在渣津河滩召开群众动员大会。11日向平江挺进,至长寿金坪时,前卫报告有敌阻击,一团团长钟文璋即指挥部队放下辎重,让邱团走两边,自带
Copyright © 2019 修水县档案馆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修水县档案馆       邮箱:xsd7221485@163.com     电话:0792-7221485